Grunge進化盡奢華

第一次翻譯文章,就這樣吧。

關於Grunge這個詞:

據說Grunge指的是汽車上油漬和灰塵的混合物,最初是一個音樂、更確切的說是一個搖滾領域的概念(grunge rock)。而後這些音樂人們的著裝風格影響到了時裝領域,而後便有了領一個術語:grunge look。

如何翻譯這個詞是一個惱人的問題。Grunge一詞一直都沒有一個公認的中文翻譯,用“油漬和灰塵的混合物”來描述一種搖滾風格就相當於沒說──因為還是很抽象。於是有人把grunge rock意譯成“垃圾搖滾”或是“邋遢搖滾”,這種帶有貶義的詞彙當然引起了這種音樂類型愛好者的反彈。現有的可供參考的譯名里也只有“油漬搖滾”可供參考了,可是具體到這篇文章,通篇“油漬搖滾”也未免太鬧心。索性直接用英文名吧。

說不定日後讓這種風格盛極一時成為大眾風潮的時候,它會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專屬中文音譯名,就像當年的“巴洛克”“洛可可”一樣。

────────────────────────────────────

Grunge风(油渍摇滚风)回归,这是真的吗?

如果女性时尚产业有路可寻的话,90年代中期松松垮垮的着装风格——源自西雅图另类音乐现场的标志性风格将会回归。

包括赛琳(Celine),理查·蔡(Richard Chai)和德赖斯·范诺顿(Dries Van Noten)在内的设计师品牌都在他们最新一季的设计中重新演绎了Grunge时代的服装风潮。

设计师们弱化了造型中焦躁和邋遢的元素,保留了其中的方格花呢、印花裙、打底裤、松身裤、短裙和裤装搭配系在腰间的衬衫,以及大码背心和毛衣。

但是这一次,这些单品以更柔和的颜色和更柔软的面料面世,使用雪纺而不是法兰绒,令它们更适合在工作场合穿着。

就连勃肯鞋,这一由Grunge风衍生出的嬉皮经典,也被赛琳(Celine)给予了奢华的演绎。如今它们拥有了毛皮包边。尼曼(Neiman Marcus)时尚总监肯·唐宁(Ken Downing)说,零售商“绝对”会在春季采购这些鞋子。

Grunge风的摩登转变呈现出多种形式:从未来主义——诸如普罗恩萨·施罗(Proenza Schouler)2012年秋季系列的松身裤、大码上衣和外套,到新潮复古——诸如菲利林3.1(3.1 Phillip Lim)2013年春季系列,印花、丝质机车夹克内搭宽松黑色印花T恤,再配上波点裙以及系在腰间的衬衫。

以Grunge为灵感的造型也涌现在一些2013年度假系列中,现已上市,其中包括理查·蔡(Richard Chai)和泰斯金斯希奥睿(Theyskens’ Theory)。春季系列将于下月末开始销售。

然而那些曾经厌恶Grunge风的消费者和零售商是否会因为设计的改善而转变态度呢?如果消费者本能地将Grunge风与破旧、邋遢的着装方式(以及生活方式)联系在一起,销售可能会面临市场挑战。

潮流前瞻公司WGSN的专业人士玛伦·哈特曼(Maren Hartman)说,“这是Grunge风,但是是升级版。不像从前那样脏兮兮或是色彩高饱和,”对于那些在这股风潮的极盛时期对它并不感冒的人来说,现在它更易于接受。这家公司叹称Grunge在2013年春季秀场中最值得购买,并把它昵称为“闺房Grunge”。

即便如此,哈特曼女士也承认,至少在起始阶段,这股潮流不会在当代时尚商店的消费群体以外流行,這些商店更加注重年轻、前卫的设计师品牌。

尼曼的唐宁说,零售商计划大量采购德赖斯·范诺顿(Dries Van Noten)春季系列中的方格呢短裙、裤装、衬衫和上衣外套。零售商与法兰绒面料划清了界线。他说,“法兰绒不像雪纺和硬纱那样给人轻快的感觉,”尤其是对于春季。尼曼还订购了菲利林(Phillip Lim)春季系列中以90年代为灵感的工装。

零售商会留意这股势头是否会延续至2013年秋季,届时这股潮流会被升级为“淑女Grunge风”,唐宁说,所以消费者不再会认为这种风格是“街头顽童”Grunge风。

当Grunge风从西雅图的音乐现场衍生出来的时候,它是自成一体、与潮流相悖的。时尚产业对这种邋遢的风格爱恨交织。评论家将它视为时尚衰退的迹象。马克·雅各布(Marc Jacobs) 1992年为派瑞·艾利斯(Perry Ellis)设计的Grunge系列饱受恶评,也使他丢掉了工作。雅各布在他的最新的以古着为灵感的系列中使用了Grunge元素。

Grunge风体现了时装设计师们对90年代广泛的迷恋,这股潮流以短上装、Versace式的巴洛克风和极简主义的形式在T台上复兴。

Grunge风有着未完成、随意、不加修饰的特质,以年轻优雅设计著称的菲利林说,这正是他在2013年春季系列中所追求的。 在时尚中,“裁剪”一词意味着服装被摆弄和重组,基于这一技巧,这个Grunge风系列展现了“与成品相对的过程之中的美”。

芝加哥提供造型服务的高级定制衣橱(Haute Closet)负责人艾普洛·弗朗西斯(April Francis)说,想要穿着新Grunge风去上班的女性可以尝试及踝低裆裤搭配大码夹克衫和稍长的不束下摆的衬衫,最后用及踝靴点睛,而不是Grunge时代的军靴。

南丫島撞船事故的資料整理

最近因為在協助National Geographic一部紀錄片準備工作的關係,一直在整理南丫島撞船事故的資料,其中包括整個事故的timeline。可惜在媒體報導中并沒有看到相關的內容,索性自己整理出一份供參考。

據立法會公開文檔整理:

20:20  collision happened

20:22  emergency call received

20:34  the first police launch arrived at the scene

20:41  the first fire-boat arrived

據事故調查委員會公開文檔整理:

20:00  Sea Smooth departed, according to the radar data, she was under way by 20:04 at the latest

20:16  Lamma IV cleared her berth at the Lamma Power Station typhoon shelter

20:20  the Sea Smooth and the Lamma IV collided, The Lamma IV sank stern first within a few minutes

20:21  the first timed call from a passenger on board the Lamma IV

其中,首個報警電話的時間略有出入。根據警方提供的電話記錄,後者的時間更為準確。

海泰號和南丫四號具體的航行情況可以參見下圖,其中給出了每艘船在具體時間點的位置:

map

政府在信息公開方面的表現也值得讚賞,事故調查委員會還建立了自己的網站專頁,提供了大量專業的、系統化的資料:http://www.coi-lamma.gov.hk/eng/secretariat.html

South of the Border 「國境之南」

 

In Taiwan, I never had enough time to waste, even though I stayed there for six months. While everyone was enjoying the Pacific island with cozy lifestyles, I was busy getting around exploring and experiencing everything and meeting all kinds of people, planting my memories in every corner.

I really didn’t want to readjust myself to the previous lifestyle , but leaving is for a better returning.

DSC_0200bCool to have a view of the Taipei 101 building from my dorm window

DSC_0113In Taipei, countless art events are taking place everyday

DSC_0148Food is definite the center of my life. Luckily I grew taller there than fatter.

DSC_0118The Treasure Hill Artist Village is a place I keep visiting. It’s like a secret habitat in the metropolis.

DSC_0168Treasure Hill Artist Village

DSC_0179Treasure Hill Artist Village

DSC_0196A path a pass everyday. Always filled with sunshine and a feeling of home.

DSC_0003A short visit to Yehliu. The sky was naughty.

DSC_0425Why people I came across in Hualien were all full of love and good-looking?

DSC_0338Night markets are showcases of the amount of people, also showcases of the energy of people.

DSC_0203Convenience stores are life-savers! How many meals I had in them when in strange places?

DSC_0318副本Hengchun, where the famous movie Cape No.7 was shot, is such a delicate town. It also reminds me of the old times.

DSC_0516I found out a truth that there are always many cats in cozy place around the world.

DSC_0010The Taipei zoo is a perfect place to be childish, with childish but yummy ice-creams.

Turn my talent into your warmth

While children on the plateau are suffering from a cold winter, people in Shanghai are giving helping hands.

On Nov. 2nd to 3rd, a local grown NGO called Shanghai 1kg organized a donation raising for children in a primary school in Yushu, Qianghai province. It was a “children-to-children” charity event.

Children in Shanghai were raising money by holdingcharity bazaar selling works such as pictures and origamis with the guidance of their parents and Shanghai 1kg volunteers.

Instead of simply asking for money from their parents to donate, children were earning money with their own efforts. That’s what the organizers called “turn my talent into your warmth”.

The Yushu primary school is within a Shanghai 1kg charity program “Happiness Action”.

The school locates at an altitude of more than 4,ooo meters. And it is exactly where the 7.25 magnitude Yushu earthquake happened in 2010.

Winter comes early there. It has been very cold already when volunteers paid a visit in late September this year.

But children were dressed up in very thin clothes and shoes, with touching smiles.

Zhou Kechun, one of the volunteers back from Yushu, said this charity event could benefit children both in Qinghai and Shanghai.

Children in Yushu could feel the warmth from the society, which is beneficial to their growth. On the other hand, children in Shanghai could get to know what others’ lives are like thus be more caring.

They also learn to communicate with others in the process of convincing strangers to donate.

Shanghai 1kg is an NGO registered last year.

The original idea comes from a nation-wide NGO calling on people to pack one more kilogram of necessities for students in remote areas when they are travelling.

Now it has its own system and project ideas, but the spirit of love and care remains.Kevin Chou, father of the youngest participant, said, “love and givings are abstract concepts.

Through her efforts, givings and love, she can specifically experience the meanings.”

他们说——立法会选举前后的闲聊

到港不久就遇上了关系到香港前途命运的两件大事,一事对国民教育的讨论,二是九月十日的立法会选举。对于前者,我算得上是感同身受,接受了这么多年的“国民教育”,虽不至于被洗脑,也着实怨念有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和青春年华被浪费在了这上面。对于后者,我的知识储备几乎为零。尽管我也投过票,但向来都是连候选人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于是就有同学在选票上写“孙悟空”“白娘子”之类,大家几乎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手中的选票能够改变什么。

怀着猎奇的心理,我开始了对立法院选举一事的信息搜集,然而找到的无非是媒体报道和铺天盖地的竞选广告,或者官方,或者程式化,来自鲜活个体的、代表民众的声音并没那么清晰。于是九月十日这天,我走上了街头,和不同的人聊天,惊喜地发现随便一个路人的话语都能让我有所收获——也对,他们在民主这件事上的正面经验比我们多得多。

以下节选一些人的观点与大家分享,也许并不完全正确,却都引发了我的思考。

“不要低估学生的自主性”

十日,民主党副主席单仲偕在湾仔地铁站与记者见面,现场有些混乱,以我的大陆思维来看完全不是一党副主席要出门的排场。在随后与港大同学们交流的时候,有人问到是否有政党力量在领导或者支持学生反对国教的示威活动,单仲偕说“不要低估学生的自主性”。言下之意,现在的学生都具备独立思考和行动的能力,他们会做出自己的选择,完全无需别人指指点点,也更不会听从谁的命令,这也正是他们反对国教的原因。相比之下,我们太习惯于“听话”,既缺乏独立鲜明的主张也没有把主张落到实处的勇气,再联想到胡锦涛今年五四时“青年运动需始终坚持党的领导”的讲话,忽然有了一丝寒意。

“他是个好人”

在整个选举过程中,我格外关注独立候选人的情况。因为在我看来,选举所需的经费开支和舆论造势需要依托于政党的强大力量,这些独立候选人的参选,应该需要更坚定的一直和更强大的内心力量吧。

独立候选人劳永乐的竞选广告在我住处楼下张贴了很久了,十日我终于得以和为他派发传单的志愿者聊聊他的情况。一位阿姨说:“我们都认识他,都是朋友。他是个好人,经常帮助那些付不起钱的人看病。”听了她质朴的描述,我感觉这位平时都只出现在广告上的劳先生离我很近,选举这件原本严肃、政治性强的事也多了几分人情味。

关于党派的问题我询问过投票站的一位同龄人和街头的一位女士。他们并不在乎候选人属于哪个党派,也不完全支持某一个党派,他们真正在乎的是某个具体的候选人是否做得够好、是否能将承诺兑现。相比之下,各党派把选举当做权力的角逐,媒体也加以渲染,而对于关注现实问题的普通民众来说,党派的事情似乎没那么重要。

“他们不了解香港的历史和文化”

老人家和年轻人总是有代沟的,在选举这件事情上也不例外。虽然我的访谈对象数量很有限,但也大体上看得出青年人和中年人、老年人的不同倾向:前者倾向于民主派,后者则倾向于建制派。各方自然有各方的理由,无所谓对错,不过一位帮叶刘淑仪拉票的女士的观点对我很有说服力。她说:“年轻人有他们的想法,但是他们不了解香港的历史和文化,选择的东西都是根据他们出生以来十几二十年的经验,没有很全面。”

这次选举关系着香港的未来,而我不禁想到香港更远的未来。当现在的年轻人成长为中年一代而成为社会的主导力量时,香港是会像他们现在所追求的这样强调自由和民主,还是他们会变得像现在的中年人一样,更需要稳定的环境和切实的利益?

“香港要赢,刘江华就要输”

民建联副主席刘江华与香港市民的恩怨我并无发言权,不过刘江华落选后“全港各界热烈庆祝”并在他办事处门口举行庆祝晚会的消息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因为这实在是个有趣的花边新闻。

在此之前,已经有人把刘江华“香港要赢”的竞选口号恶搞为“香港要赢,刘江华就要输”,之后的庆祝败选晚会也是奇招百出。不过最引起我注意的香港经济日报记者劳显亮微博中提到的一个细节:“晚会结束后,市民将现场清理干净”。这是一群多么冷静、克制、是非分明的人啊,他们用实际行动表明这并不是无理闹事,而是另一种方式的民意表达。刘江华倒也大方,不但坦然承认自己败选,面对网友的各种恶搞,还大赞其有创意,说自己“睇到笑唔停”。

***

在短短一两天时间内,我看到了香港民众对于民主的参与热情、对于社会与政治的独立思考,还有与政治无关的个人修养。这是一个充满希望和可能性的地方,不论此次立法会选举结果如何,香港已经赢了。

《中国》和中国

当我们从国内视角讨论文革的时候,我很想知道国际社会是如何看待这场轰轰烈烈、几近疯狂的运动的。除了1974年那部充满想象、夸张、恶搞法国电影《解放军占领巴黎》之外,我找到了更加真实的安东尼奥尼的《中国》。

说起安东尼奥尼,我首先想到的是以《云上的日子》为代表的种种浪漫的写意,无法理解他是如何与文革中的中国产生联系。背景其实简单,七十年代中国外交取得重大突破,政府希望中国能够更加被世界所了解。1970年中国与意大利建交,而意大利导演安东尼奥尼不仅国际知名,也是意共左翼分子,于是在1972年被周恩来总理邀请前来中国拍摄这部影片。

安东尼奥尼在《中国》一片中回归了新写实主义,它将目光投向了中国人,通过一系列长镜头向观众展示每一个真实的、鲜活的生命个体。导演在影片之初也说到他“不期望解释中国,只希望观察这众多的脸、动作和习惯”。本着专业的精神,他并没有完全听从中国方面的安排去拍摄各种“社会主义建设的新成就”、那些被安排好的“群众演员”,而是想尽各种办法拍摄中国人最自然的状态。

在本片中,我们不曾看到文化大革命本身的宏大叙事,而是政治运动之外的“正常”生活。尽管文革的元素深入城市和乡村、从工厂和幼儿园,女工衣服上印着“永远忠于毛主席”,农民先谈政治再谈生产,这些却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安东尼奥尼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对中国人性格的捕捉上,片中有大量描述性的词汇:勤劳、贫穷但不匮乏、爱讨论但啰嗦、有贪吃的美德、有智慧,农民们回避镜头却不好意思无礼地走开,孩子们安静、听话但这“一点都不人性”……

这是一群多么平和、忍让的中国人,很难想象他们和那些打砸、批斗、挥舞着红宝书的狂热分子是同一群人。

当时的中国就是处在这样一种矛盾的状态中,在政治的干预下,社会与历史的联系被生硬地切断。人们响应号召“破四旧”,却有一个国营的琉璃厂;人们参观十三陵,却是为了追忆封建帝制下劳动人民的苦难;更有趣的是在寺庙中的背景音乐是文革样板戏,不知是真实情况还是导演有意为之。正如片中所说,中国就处于一种“既想念过去,又忠于现在”的“奇怪氛围”。

一位欧洲导演得以进入这个神奇而又神秘的国度,自然是带有西方人的猎奇,似乎与我在看朝鲜的记录片时的心态应当十分相似。他极力捕捉东方的文化符号和不曾见过的生活场景,没有按照中国官方的安排进行拍摄,但也在总体上保持了客观。

可是《中国》不该展现的真实和非官方立场是令人无法容忍的。影片在1974年遭到了大规模批判,江青更是借机批评周恩来。一月《人民日报》载文《恶毒的用心,卑劣的手法》,摘录其中几条批评如下:

“为了丑化中国人民,他挖空心思地拍摄坐茶楼、上饭馆、拉板车、逛大街的人们的各种表情,连小脚女人走路也不放过,甚至于穷极无聊地把擤鼻涕、上厕所也摄入镜头……在林县,安东尼奥尼突然闯入一个山村,把摄影机对准那里的群众”

“在影片中,闻名中外的红旗渠一掠而过,既看不到‘人造天河’的雄姿,也看不到林县河山重新安排后的兴旺景象。银幕上不厌其烦地呈现出来的是零落的田地,孤独的老人,疲乏的牲口,破陋的房舍……。”

“它不去反映天安门广场庄严壮丽的全貌,把我国人民无限热爱的天安门城楼也拍得毫无气势,而却用了大量的胶片去拍摄广场上的人群,镜头时远时近,忽前忽后,一会儿是攒动的人头,一会儿是纷乱的腿脚, 故意把天安门广场拍得象个乱糟糟的集市,这不是存心污辱我们伟大的祖国吗!”

在今天看来,《人民日报》的评论充满了讽刺意味,它所反对的正是我们觉得可贵的。似乎当时的中国就像是一个手足无措、精神紧张的人,通过高声呼喊来掩饰口袋和脑袋的空虚。

文革结束后,文化部代表团到意大利参加电影展时,特意向安东尼奥尼本人致歉。2004年,《中国》终于第一次在中国公开上映,安东尼奥尼在他有生之年看到了这一天。“《中国》事件”似乎有了一个还算说得过去的好结局。

可我又想起了2006年《碟中谍3》在国内上映的事情。片中20%的场景是在上海拍摄的,国人自然充满了期待。然而该片最初未能通过国内审查,直至删去其中有打麻将、街头晾衣裤、墙上的“办证”字样的镜头后才延期上映。其实这些改动也只在国内版本发生,丝毫不影响世界人民看到中国的缺点。回避事实、制造自欺欺人的幻象——才发现这些年中国宣传部门的口味一点都没变。

附上一则七十年代的歌谣:

红小兵,志气高,

要把社会主义祖国建设好。

学马列,批林彪,

从小革命劲头高。

红领巾,胸前飘,

听党指示跟党跑。

气死安东尼奥尼,

五洲四海红旗飘。

由星巴克说开去

学校图书馆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又开了一家星巴克。不得不佩服这个品牌的功力,在同一所学校里相距不远开了两家,还总是排起长龙。

相比之下星巴克在中文大学的生意就不是这么顺利。上月中大学生会发出声明,反对星巴克进驻。相较于之前星巴克开店到故宫、灵隐寺引起的争议,这次倒不是因为文化冲突之争,而是关于“公平贸易”(fair trade)的讨论。

中大学生会在声明中说:

Starbucks咖啡近年在全世界造成風潮,現時在全球有約20,000間Starbucks分店。在「美味咖啡」、「生活態度」背後,對於咖啡原產地的農民的責任,卻被推卸得一乾二淨。除了有效的市場推廣外,其惡意打擊競爭對手亦是「成功」要素。透過不斷的擴張和併購,務求令大家提起咖啡店就只聯想到Starbucks。

台湾知名博主Heuss Wu在《随着咖啡饮下的良知(Ethics in your Coffee

Cup)》中指出,咖啡从农民手中的生豆到消费者手中的咖啡约有150次以上的转手。按照他的计算,假设一杯咖啡以35元台币(约合9.35港币)的市场最低定价销售,一公斤咖啡豆制作出的咖啡可以卖出5200元台币,而原产地的农民只能拿到13元。由此,贸易中的地位及分配不平等问题可见一斑。

英国一个叫做Oxfam的NPO于是发起了一场咖啡公平贸易运动,与几个咖啡豆原产国成立合作社直接进行采购,主张“field-to-cup”以减少中间环节产生的剥削,并号召人们抵制非公平贸易产品。这一运动在英国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

公平贸易的风潮也影响了中国,陈乐丛是主要倡导者之一。几年前她在中国举办了一场“公平贸易婚礼”,婚礼中尽量全部使用来自世界各地的公平贸易产品,至今都是中国公平贸易运动的范例。

2009年,她创立了名为“乐创益”的NGO,这也是中国最早在官方合法注册的NGO之一。2010年,我在上海听到了她关于乐创益思路的阐述:“创意支持公益”,通过设计师的重新设计,使得偏远地区的传统手工业者的产品融入现代生活满足市场需求,从而使他们获得可观的收入。整个过程也贯穿着公平贸易的思想,产品零售价的至少10%将回馈给手工业者。

我对陈乐丛的想法感到激动不已,也持续关注着乐创益。不久前,我还特意跑到距离市中心很远的朱家角去探访上海唯一一家乐创益的合作商户“西井汇”。

然而状况并不像我期待得那么乐观。店内产品种类比较单一,大多为布艺制品,更主要的是创意元素的缺失,产品都是比较常见的零钱包、围裙等而没有太多新鲜的设计感。显然,设计师的参与在近些年没有被很好的落实,是否因为这个行业太忙太功利?当被问及为何全上海只有这一个公平贸易点并且还在郊区的时候,店主赵晨说因为与乐创益的合作基本是不赚钱的,她自己是把它作为一项公益事业来做,店里的主要盈利还是靠家庭旅馆,市中心的店铺可能面临的成本压力更大而不易参与进来。她也说,并没有太多人走进店里时会特别关注乐创益或是公平贸易的概念。

Fair trade的重要主张是Heuss文中提到的ethical consumerism ,或者是刘瑜的《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中提到的consumeractivisim,再或者更通俗的说法是消费者“用脚投票”。在香港,中大的学生本着“人文精神”而主张抵制星巴克进驻;在国外,星巴克迫于舆论压力不得不象征性的推出了自己的公平贸易产品。相较之下,公平贸易的概念在中国内地仍然需要漫长的推广期,需要有更多的人来参与这项事业。

公平贸易在中国内地的尴尬境遇是一个缩影,从更广阔的层面上来说,它反映出公民在各种社会事务中参与热情与主人翁意识的缺失。所以“从我做起”“人人有责”这类口号或许该老话重提了。

A dinner with Doraemon and ex-boyfriend

My interviewee, whose English name is also Liu Yangzi, told me her story about having a dinner with Doraemon and her ex-boyfriend.

She also told me after the interview that it helped her to look back and made things clear.

Do we really want to go back to the old days if there was a time machine?

Tour to Stanley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Wandering around, then sitting by the seaside and waiting for the sunset——let’s call it a day!

Zeng Cuo An,曾厝垵

The small village Zeng Cuo An is developing into a new tourist attraction. I had some fun with my friends before the small place getting swallowed by people.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