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星巴克说开去

学校图书馆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又开了一家星巴克。不得不佩服这个品牌的功力,在同一所学校里相距不远开了两家,还总是排起长龙。

相比之下星巴克在中文大学的生意就不是这么顺利。上月中大学生会发出声明,反对星巴克进驻。相较于之前星巴克开店到故宫、灵隐寺引起的争议,这次倒不是因为文化冲突之争,而是关于“公平贸易”(fair trade)的讨论。

中大学生会在声明中说:

Starbucks咖啡近年在全世界造成風潮,現時在全球有約20,000間Starbucks分店。在「美味咖啡」、「生活態度」背後,對於咖啡原產地的農民的責任,卻被推卸得一乾二淨。除了有效的市場推廣外,其惡意打擊競爭對手亦是「成功」要素。透過不斷的擴張和併購,務求令大家提起咖啡店就只聯想到Starbucks。

台湾知名博主Heuss Wu在《随着咖啡饮下的良知(Ethics in your Coffee

Cup)》中指出,咖啡从农民手中的生豆到消费者手中的咖啡约有150次以上的转手。按照他的计算,假设一杯咖啡以35元台币(约合9.35港币)的市场最低定价销售,一公斤咖啡豆制作出的咖啡可以卖出5200元台币,而原产地的农民只能拿到13元。由此,贸易中的地位及分配不平等问题可见一斑。

英国一个叫做Oxfam的NPO于是发起了一场咖啡公平贸易运动,与几个咖啡豆原产国成立合作社直接进行采购,主张“field-to-cup”以减少中间环节产生的剥削,并号召人们抵制非公平贸易产品。这一运动在英国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

公平贸易的风潮也影响了中国,陈乐丛是主要倡导者之一。几年前她在中国举办了一场“公平贸易婚礼”,婚礼中尽量全部使用来自世界各地的公平贸易产品,至今都是中国公平贸易运动的范例。

2009年,她创立了名为“乐创益”的NGO,这也是中国最早在官方合法注册的NGO之一。2010年,我在上海听到了她关于乐创益思路的阐述:“创意支持公益”,通过设计师的重新设计,使得偏远地区的传统手工业者的产品融入现代生活满足市场需求,从而使他们获得可观的收入。整个过程也贯穿着公平贸易的思想,产品零售价的至少10%将回馈给手工业者。

我对陈乐丛的想法感到激动不已,也持续关注着乐创益。不久前,我还特意跑到距离市中心很远的朱家角去探访上海唯一一家乐创益的合作商户“西井汇”。

然而状况并不像我期待得那么乐观。店内产品种类比较单一,大多为布艺制品,更主要的是创意元素的缺失,产品都是比较常见的零钱包、围裙等而没有太多新鲜的设计感。显然,设计师的参与在近些年没有被很好的落实,是否因为这个行业太忙太功利?当被问及为何全上海只有这一个公平贸易点并且还在郊区的时候,店主赵晨说因为与乐创益的合作基本是不赚钱的,她自己是把它作为一项公益事业来做,店里的主要盈利还是靠家庭旅馆,市中心的店铺可能面临的成本压力更大而不易参与进来。她也说,并没有太多人走进店里时会特别关注乐创益或是公平贸易的概念。

Fair trade的重要主张是Heuss文中提到的ethical consumerism ,或者是刘瑜的《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中提到的consumeractivisim,再或者更通俗的说法是消费者“用脚投票”。在香港,中大的学生本着“人文精神”而主张抵制星巴克进驻;在国外,星巴克迫于舆论压力不得不象征性的推出了自己的公平贸易产品。相较之下,公平贸易的概念在中国内地仍然需要漫长的推广期,需要有更多的人来参与这项事业。

公平贸易在中国内地的尴尬境遇是一个缩影,从更广阔的层面上来说,它反映出公民在各种社会事务中参与热情与主人翁意识的缺失。所以“从我做起”“人人有责”这类口号或许该老话重提了。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